两个导演不一样的结局-

来周三就要更新文章了,但由于周三、周四在外出差,就没来得及发文。不过世事总是难料,正是在这出差的时间里,让我获得了一个不可多得的案例。

周三、周四受单位委托,跟我们部门领导一起组织年青一代人到地市拍摄单位的宣传片。随行的还有在外合作拍摄公司的摄影组人员。上上周还在郑州进行了拍摄,不一样的是本周导演换了人。在郑州拍摄的是一位绑着辫子的,一看就是经常从事室外拍摄的人员,带的设备于相比这周也更加先进,至少在外人看来更加专业。而这周拍摄的导演则要比上次在郑州拍摄时的导演,在经验和水平上都要丰富。但是这一点只有我了解内情。

然而,奇怪的事情是,这周拍摄的过程远远不如上周在郑州的拍摄顺利。这次的导演不仅仅让人在外表上感到处处不如先前的导演,而且在对环境的把控上、人员的协调、局面的掌控上远远不如先前的导演。以至于当参演人员问我“这个导演是哪个公司的呢?怎么感觉这么业余啊!”的时候,只是附和的说到:“的确是很让人不满意。”虽然我明明知道这次导演的水平绝不亚于上次的 ,但是从各种外在的表现来看,实在是不孚众望,从内心上实在是不愿意替导演申辩。

今天我一直在复盘周三、周四的场景,试图找寻一些蛛丝马迹来弄明白事情的逻辑。

对比两次的拍摄和两位导演的表现,能够非常明显发现,第一位,绑着小辫子、打扮很像艺人的导演,做事情很自信,干什么完全都有自己的逻辑,有勇气抛开参演人员的思想干涉,在拍摄现场给人的感觉就是,相信我没有错,所有人跟着我的思路,我们就可以拍出好的视频。

而本周三、周四拍摄的导演,由于发型就是一个普通人,看上去文弱的没有导演的气质,加上参演人员的心情和异议总是能够干涉到拍摄内容,甚至左右拍摄的计划,让很多本来预先计划好的拍摄项目都夭折了。让人感觉他自己都没有一套体系,没有主见,毫无把控能力。再加上拍摄的用具外表上没有之前的专业,让人更加怀疑导演的水平了。

有时候就是这样,在一个集体里边,一旦失去了主导权,就失去了话语权,然后一切的一切都将如脱缰的野马不受控制。

除了上边分析到的因素,还有一个隐藏的因素那就是心理学家武志红提出的“评价体系”理论,即“内部动机和外部动机”。经常使用内部评价体系的人,对别人的评价不大在乎,他们做事情的动力,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外化出来的表现就是十足的自信;而经常使用外部评价体系的人,则对别人的评价特别在乎,甚至会内化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这样的人首先考虑的也是别人怎么看、怎么认为,给人的感觉就是缺乏主见。

我们知道,制服总是能够带给人们天然的权威,所以门卫、执法人员工作时都会穿上制服。特别的,当面对十几个身着制服的人时,人们很容易就会感到无形的压力。更别说他们还对你的工作指指点点了。

上周绑着辫子,颇具艺术性的导演对阵我们穿着制服的参与人员,虽然一直有人发表建议,但是他的就表现的十足自信,面对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一切都按照自己的动机和计划行事,他用自己的强大主见,压过了外界制服带给人的权威感,并将这种优势结合本身的专业性,牢牢将拍摄的主动权抓在手里。而本周的导演,在工作人员提出了反对意见后,就立马想着满足别人的想法,将自己的计划雪藏,特别是在面对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对他提出质疑和意见时,能够明显感到他整个人都变的弱势起来,不敢提出异议,很快就开始用别人的思想内化于心,使得拍摄进程频频受阻,人们也越来越怀疑了他的专业性和权威性。

当然从以上事件就断定一个人的性格和经常使用的评价体系有点唐突,不过这两周切身的拍摄经历,的确能够明显的感知到两位导演的心理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场面变化。可惜的是即便看透了,实际中什么也做不了。既不能说导演不自信,也不能说工作人员不要太过于干涉,只能做个看客。也或许做看客的我也正在被别人看吧。

现在让我们从拍摄的事情中抽身出来,回顾平凡的生活,有多少时间我们在追寻内心的自我,又有多少时间总想着满足别人对自己的要求呢?

从懂事开始,大部分人都在为了博得家人的开心,而好好学习;为了让别人看得起,而努力工作;为了能够让别人羡慕,而拼命挣钱;为了让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而委曲求全。特别是中国人,总是能够为自己的行动找寻到无尽的外在理由,很少去走进内心,听一听自己心中的呼唤

而事实上,卓越的成功者往往都是从内心做自我的人,一旦打开了内心的欲望,发挥内心的动力,效果往往是超乎想象的。我们换个角度重新梳理上边的事情,比如我们因为喜欢学习,而好好学习;为了实现职业目标而努力工作;为了实现理想而拼命挣钱,为了家庭的幸福,和孩子一同学习进步。同样的事情,内在动力的驱动总是远远好过外部动力驱动。外部给予的是压力,而内在的动力则能够提供用之不竭的能量场。

记得上学的时候,读过一则寓言:讲的是一群孩子在一位老人门前喧闹嬉戏,一连几天老人都休息不好。于是老人出来给了每个孩子25美分,告诉他们:“谢谢你们的热闹,让我感觉都年轻了好几岁。”孩子们高高兴兴的走了,第二天孩子们又来了,老人照常出来,给了孩子们没人15美分,孩子还是很高兴的走了。到了第三天,孩子们来了,玩了一会儿,老人给了每个孩子5美分,这下子,孩子们勃然大怒:“你都不知道,我们每天在这里玩多辛苦!”他们向老人说,他们再也不来了。

老人就是通过将孩子内在的动机强行转化成了外部动机,本来孩子们出自内心的玩耍,快乐愉悦,到最后被一再减少的外部刺激——“金钱”所左右。由此可知,当我们一筹莫展,走入困境之时,是不是也遗忘了自己最初的那颗“内在动力”之心,迷失在了各种外部动机之中,而被人所左右了呢?

所以,不论是本周拍摄的导演,或是故事中玩耍嬉戏的孩子,亦或是我们自己都要时刻提醒自己:莫忘初心!

好了,今天的文章就到这里,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祝秋安

2017年8月26日

热门推荐